}

选择
  • 贴子
  • 知识
  • 用户

“温情”与“智慧”让他们的抗癌之路更从容

发布于2019-11-29

1671


肺癌因其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的特点,成为我国及世界卫生组织高度重视并积极防治的癌症之一。为了提高人们对肺癌的防癌、抗癌意识,普及肺癌的规范化诊疗知识,每年的11月被确立为“全球肺癌关注月”。

抗癌是一场战役,每个癌症患者,每个癌症家庭都有着不一样的抗癌经历和抗癌故事,在11月“全球肺癌关注月”这个特殊的月份,我们联系到了肺癌家属小明(化名)分享他母亲的抗癌故事。

小明的母亲今年6月份被确诊为肺癌,从6月至今,这段虽不算长,但却充满温情的抗癌经历可以用“智慧抗癌”来形容,一个又一个的正确选择,让这个家庭的抗癌之路多了一份信心和从容。

突如其来的肺癌让我们都慌了

母亲确诊是在今年的6月4日,那天我们全家人一起到医院做检查,听到医生说是癌症,想到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我一下子就慌了。

母亲才五十几岁,照顾孩子、起居生活等家务方面母亲是主力,身体一直很好。她本身只是患有咽炎,偶尔咳嗽几下,并没有很明显的症状,我们从来也没有往肺癌上想。这晴天霹雳的噩耗一下把我们全家打倒了。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作为子女,很快我们冷静下来,准备让父母在有心理准备的时候,寻找适当时机告诉他们。最初我们告诉母亲检查结果只是肺部结节;对父亲也有所保留。随着治疗时间的推移,母亲的情况略有好转,心情也有所平复,我们告诉了他们实情。此时我们已经不再害怕,全家人决定共同面对,一起建立抗癌信心。

正确的选择让我们的抗癌之路稍显从容

治疗上,医生建议靶向治疗或者化疗,而我们选择了前者。一方面,化疗副作用相对较大,担心母亲身体无法承受,另一方面,也担心母亲对化疗产生心理上的恐惧和抗拒。幸运的是母亲的基因检测结果是EGFR突变阳性,针对EGFR突变阳性的靶向药不少,这也意味着我们有更多的选择。

得病治病的过程就是一个又一个做选择的过程,这场生命的赌局中,每一个决定都显得尤为重要。吃一代还是三代靶向药,是我们面临的又一个选择。通过对肺癌知识的突击以及和其他患者的交流,让我了解到一代靶向药耐药后可以吃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,但耐药后只有部分患者会出现T790M突变,这部分患者才有机会可以服用奥希替尼,我们赌不起,因此全家决定直接服用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。

我们也曾考虑通过国外代购买药,但是担心会买到假药,反而耽误治疗。非常幸运地是,我们很早之前就购买了保险,因此第一年服用的奥希替尼由保险公司报销药费,这是我们当初做得最明智的选择之一。

现在,鼓励购买保险、定期做体检是我和身边的亲朋常聊的话题,早发现,早治疗,只有这样才能患病时把握住绝佳的治疗机会。

癌症面前,我们同在

母亲的病,让我成为了一个肺癌“专家”。在母亲患癌之前,我对肺癌的认知基本是一片空白,和医生沟通时明显有代沟。因此,我在最短的时间恶补了大量的肺癌知识,加入了各种肺癌患者群,和其他患者或者患者家属进行交流。似乎每个患者都是“专家”,对于一些专业名词张口即来。肺癌知识的学习让我们可以更好地配合治疗,也在无形中增加了抗癌信心。

癌症让我们全家人更加紧密。平时一家人很少有情感的表达,但当母亲进诊室时,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她对家人的不舍,我们甚至不敢做更多的交流,想要在大家心里留有念想,那一刻我们都默默流下了眼泪。肺癌,让我们懂得了珍惜,珍惜和父母相处的每个时刻。

我看到了属于父母之间的爱情。像所有普通家庭一样,日常生活中父母的相处平平淡淡,以前我觉得,与年轻一辈人的爱情比较,父母之间更多的是亲情,如今我的这一看法发生了改变。母亲出诊室时,父母相互对望的眼神,那难以割舍的情感,我很清楚那是和平常不一样的感情流露,是属于他们之间的爱情。
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如今,母亲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,靶向治疗让母亲可以不用忍受病痛的折磨,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肺癌是我们都不想见到的,但当肺癌真的来临,我们要做的是积极面对,积极抗癌,积极治疗。

小编有话说

不可否认,肺癌是可怕的,是无情的,但如今面对肺癌,我们已经不再束手无策。“积极抗癌”,做出一个又一个“智慧抗癌”的正确选择,是我们面对癌症应有的态度。

令人欣慰的是,小明的母亲通过靶向治疗控制住了病情,靶向治疗靶向性强,全身副作用小,带给小明母亲相对较高的生存质量。当然需要注意地是,并不是所有患者都可以进行靶向治疗,只有通过基因检测,检测出基因突变的患者才可以服用对应的靶向药。

小明的母亲检查出的EGFR突变是中国肺癌患者中更常见的基因突变,目前针对EGFR突变的一二三代靶向药都已经运用于临床。面对靶向药的选择,治疗效果和经济压力是我们权衡最多的两个因素。

就治疗效果而言,大型临床试验FLAURA研究最新数据表明,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可以让肺癌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达到38.6个月,单药一线治疗可以让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位总生存期超过3年,这是其他药物做不到的。同时还可以减少52%的脑转移进展风险,增加脑转移患者无脑部进展或死亡的生存时间,改善患者生存质量。

当然,如果考虑经济方面的因素,也可以先服用一代靶向药,如吉非替尼,2019年3月“4+7”带量采购政策陆续落地,该药是唯一一款中标的肺癌进口原研靶向药,在4个直辖市及7个副省级城市落地,价格由2280元降到了547元,降幅达76%,经医保报销后每盒只要二三百元,可以说是人人都能用得起的进口原研靶向药;2019年9月“4+7”带量采购政策开始在全国扩面下沉,将会有更多的患者吃到质优价廉的肺癌进口原研靶向药,一代靶向药耐药后再次进行基因检测,若有T790M突变,可继续服用三代靶向药。

医学在不断进步,我们相信,通过科学抗癌,智慧抗癌,肺癌将不再可怕,肺癌患者的抗癌之路也将更加从容。

400-107-66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