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
  • 贴子
  • 知识
  • 用户

放疗使肺癌患者免除手术

发布于2016-09-23放疗

5248

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妇女在一次常规的乳房X光片检查中查出了早期肺癌,她接受了一种创新的非侵入治疗。3年过去了,癌症没有复发的迹象。

Judith Miller当时76岁,她的家庭医生在乳房X光片发现异常后将她转诊至乳腺癌专家,然而在MRI检查后,医生们发现X光片上的异常之处只是瘢痕组织,真正的肿瘤位于她的右肺。

“专家对我说,’Judith,上帝保佑,他救了你的命’,这个肿瘤太小了,如果不是做核磁,可能不会发现它。”Miller说道。

Miller随后被转诊至位于休斯顿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。她的肿瘤直径只有半英尺,Jack A.Roth医生告诉她,她非常适合一项立体定向消融放疗(SABR)的III期临床试验。Miller在接受了连续三天的SABR治疗后,已经健康地生活了将近3年。

对于Miller来说,SABR是一项容易做出的选择,因为对她来说,如果SABR不起作用,还可以选择传统的疗法。每一次治疗后,她都被告知可能会感到疲乏,但是她在治疗后还能和丈夫一起开车回到90英里以外的家。

什么是SABR

SABR从不同的角度发射出高剂量的射线,在影像的引导下瞄准肿瘤,以治疗可手术的I期非小细胞肺癌。

“正因为如此,我们可以使用如此高的剂量,使局部控制率达到了98%——这在肺癌放射治疗里是最高的了,”MD安德森的放射肿瘤学教授Joe Y.Chang说道,他也是该项研究的主要研究员。

在7月15日发表于Lancet Oncology上的研究中,MD安德森的研究者们发现SABR与传统的手术相比,具有更高的总生存率。在参与该研究的患者中,接受SABR的患者的3年生存率为96%,而接受手术的患者为76%。3年中无复发生存率在两组患者中相仿——SABR组为86%、手术组为80%。

参与研究的放疗患者中只有10%有值得注意的中等到严重的副反应,而在手术患者中44%具有这些副反应。较低的副反应发生率可能与生存率有关,因为患者往往是患有其他疾病的老年人,他们更能耐受那些副作用更少的治疗。

SABR另外一项潜在的获益就是可以减少患者的医疗支出,因为这项治疗可以减少并发症和副反应以及住院时间,Chang医生指出。

“由于患者的生存时间在延长,我们会有更多的超过75岁的肺癌患者,这些人可能可以从非侵入性的SABR治疗中获得更多的益处。”Chang医生说道。

肺癌是美国死亡率最高的癌症。一般来说,75%的患者在诊断时就已是晚期或有转移,在剩下的25%的早期肺癌患者中,只有10%是I期的患者,由于肺癌筛查的普及,研究者们相信越来越多的患者会在疾病早期即被诊断出来。“开展非侵入性的治疗非常重要,现在我们可以说,手术和非手术至少疗效相等,患者对SABR有更好的耐受性——这也能提高生存预期,” Chang医生说道。

在SABR治疗过程中,患者保持清醒,看着SABR仪器绕着他们旋转、听着机器发出的声响。治疗持续大约30分钟,然后患者就可以回家了。患者需要1到5次治疗,但是3或4次比较常见。“好多我的患者会问,‘我没有任何感觉,你确定机器是在工作吗’?”Chang医生说。

SABR以前是用于治疗不能接受手术的I期肺癌患者——他们的肺功能很差,并且有心血管疾病或其他明显的健康问题,因此他们不能耐受手术。Chang医生和他的同事们继续着他们的随机研究,观察SABR对于可手术患者的疗效,以及放疗的生存率是否比手术更高,他说,“这真的让我们很惊讶,我们相信这些数据表明SABR应该作为I期肺癌患者的一种治疗选择。”

由于他们的研究样本较小——为58名患者,下一步的研究将扩展到全国的退伍军人医院(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(VA))以及英国,来证实上述研究结果,VA研究将持续9年,将于今年开始,计划入组670名参与者。

“现在SABR应该作为可手术的早期肺癌患者手术之外的一种选择,它目前还不是标准治疗,但是如果患者愿意,应该考虑进行放疗。”Chang医生说道。

Miller很庆幸她的肺癌在早期被发现,她说道:“我感觉很好,在我这个年纪,我们要做很多日常疗养,不过我并不担心我的肺癌会复发,我继续过我的日子,当它什么也没有发生。”


原文链接:

http://www.foxnews.com/health/2015/07/14/non-invasive-radiation-treatment-as-effective-for-lung-cancer-as-surgery-study/


400-025-58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