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
  • 贴子
  • 知识
  • 用户

口述 | 新医保政策实行,患者:终于买得起药了!

发布于2021-04-20靶向治疗

6869

经过层层筛选、“灵魂砍价”后的新药、好药,一个又一个地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。

· 2018 年,17 种抗癌药被纳入医保,肺癌药物降幅最高超 70%

· 2019 年,22 种抗癌药被纳入医保,首次将肿瘤免疫药物纳入医保

· 2020 年,超过 50 种抗癌药被纳入医保,且对一部分药品重新确定了支付标准

近年来,先后将 50 多种抗癌药物纳入医保药品目录乙类范围,很多买不起药的癌症患者看到了长期生存的希望。对于癌症患者来说,能从容地选择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,治病的信心就已经提高了一大半。

在新医保政策实行第 40 天时,觅健采访了两位肺癌患者,试图了解他们的抗癌生活在药物入医保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。


STORY 01


“药没有进医保的话,治疗太贵了!确诊不到 1 年、光用一种药就已经花费 17 万元了!”王阿姨通过电话对觅健记者说。

王阿姨是典型的老上海人,有个 47 平养老用的小房子,过去日子还算惬意。

2020 年 4 月份王阿姨胸口出现剧痛,疼得她哇哇叫,让女儿赶紧带她去做检查。怎么也没有想到,没有咳嗽也没有痰的她,居然已经被确诊肺癌晚期伴随脑转移。

基因检测结果是 EGFR 阳性,考虑到王阿姨的病情,医生建议王阿姨一线治疗就使用第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。“用了一个月,身上都不疼啦,肺部肿瘤也缩小了,医生说脑部的都消失啦!但那时候是咬着牙治病的,医保不能报销,有病友说可以去打胸腺肽,我都没有钱去打。”王阿姨回忆着。

其他的癌症病友也提醒过王阿姨,三代靶向药只有二线治疗进入了医保,一线治疗还没有进医保,如果选择一线治疗需要自费。

王阿姨从医生及病友那得知,针对 EGFR 突变的一二三代靶向药均有产品上市,但如果一线治疗就使用奥希替尼治疗临床研究数据更有优势。而且现在不用奥希替尼而用其他一二代药的话,后面一二代耐药后需要有 T790M 突变才能用三代药,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用得上。

对王阿姨来讲,治疗效果才是最重要的,她选择相信医生的建议,在疾病面前她决定把价格考虑放在第二位。

“很多人会觉得医生为了赚钱,明明有医保的药不用,偏要开自费的药。这不对,因为医生是在用他的专业对我的病负责,跟钱没有关系。”王阿姨说。

事实如此,王阿姨的治疗效果很好,但经济上的压力却越来越大,仅仅四个月左右的治疗时间,就已经花了 10 万元。

女儿已经在考虑,要为后续的治疗做卖房的打算,但王阿姨想着不到山穷水尽之时,还是再熬一熬。

“为了治病我化疗过一次,吃不消。放疗也做了十次,背都烂了,差点出事。”王阿姨心有余悸地说,为了治病做了很多功课,也配合做过其他治疗,但身体实在受不了,还导致身体更加虚弱。

但王阿姨透漏,自己生了病,还是得靠自己,不能坐以待毙。

关于治疗相关的问题,除了跟医生沟通,她也一直在病友群里交流,获取最新的治疗资讯和用药经验。

2020 年 11 月,在女儿第二次考虑要卖房的时候,王阿姨再一次拒绝了。因为在与上海的癌症病友交流中得知,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一线治疗的适应症快要进医保了

王阿姨一边期待药物早日进医保,一边寻找其他办法试图减轻经济负担。正当犯愁时,病友告诉她可以申请赠药,能省下一大笔钱。

王阿姨当机立断,马上联系北京的慈善机构,询问自己是否符合资格并提交资料,没想到居然一次就通过了申请,还解决了当下的经济问题。在电话中,觅健记者也感受到王阿姨的兴奋。

图片3

2021 年 3 月 1 日新医保政策开始实施,这一次王阿姨所服用的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,又再次降价了,且非小细胞肺癌 EGFR 阳性一线治疗适应症也纳入了医保。

也就是原本仅限二线治疗报销的进口三代靶向药物,现在一线治疗也能报销了。令人高兴的是,当月的 4 号王阿姨就在上海胸科医院拿到了医保报销的药。

她开心地说,过去一个月用一个药就要花 15300 元。经过一系列的调整,现在价格降到 5580 ,一个月一盒,医保报销后每个月只要花 2000 左右就可以了,靶向治疗用药负担比过去降低了超 85%。在接受觅健记者采访时,王阿姨已经有经济能力做辅助治疗,早早预约了去医院开提高免疫力的胸腺肽。

觅键记者追问,对于肺癌药品进入医保后有什么想法,王阿姨十分爽朗地回答“有医保很好,但我不后悔之前花的这些钱,反正自己的钱救自己的命,也不是问人家借钱,这样就够了,对吧?”

STORY 02

在广东佛山的邱先生,也是医保政策的受益者之一。抗癌即将 5 年的邱先生过去因病返贫,又因为药物降价进医保,用得起药了。

邱先生于 2016 年 6 月确诊肺腺癌,随后进行了热灌注治疗 3 次, 9 月基因检测报告显示 ROS1 突变,医生建议使用靶向药克唑替尼。一问这药一个月要 53500 元,邱先生立马打起退堂鼓:“天啊!这么高价格根本无法承受,就算有慈善赠药也用不起。

自从罹癌,原本在陶瓷工厂上班的邱先生无法继续工作了,没工作就等于没了经济支撑,小孩上学、自己治病,家庭开销仅靠老婆一个月 3000 元的工资维持生计,日子过得很勉强。

也曾有病友告诉他们有一种印度仿制药比正版药便宜很多,可以试试,但是邱先生觉得用药风险太高了,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。

用不起正版靶向药的他们,决定把治疗方案定为培美+卡帕的化疗,好在这次化疗的效果很好,一般人会出现的副作用邱先生都没有出现,化疗了九个月就停了,进入观察期。

但好景不长, 2018 年 9 月又出现两个病灶,但这次邱先生不再那么慌张。在这段时间他了解很多肺癌、靶向药的知识,也算了一笔账。2018 年的化疗费用是 1 万 3 一次,十次化疗就花掉了 13 万。他想,如果靶向药物进入医保,他或许也能用得起了。

邱先生开始到处留意肺癌药物进医保的消息,公众号、病友群,他打听到培美、克唑替尼都快要进医保,那段时间最关注的就是医保的消息。

“为了治病,没有钱继续给女儿上课外辅导班,我很过意不去… 但是女儿很贴心,知道我生病了后反而经常安慰我,还会转发癌症的知识让我了解、给我鼓励。”电话那头的邱先生,语气流露出为人父的柔软。

2018 年 8 月,山东省率先发出消息将奥希替尼、克唑替尼等 5 种肺癌靶向药纳入医保,9 月、10 月全国各地陆续落地肺癌药物进入医保的政策。

邱先生等到了!广东省克唑替尼纳入医保后,邱先生立马约了医生给他开药。进医保后克唑替尼降价到 15600 元,医保报销后月治疗费用仅需 3700 多元,调降幅度特别大。

治病的这五年,邱先生花了将近 40 万的治疗费用。2020 年这次的新医保政策实施,已经不再有那么昂贵的克唑替尼,月治疗费又从 3700 元降至 2700 元。觅健记者在听见了邱先生少有的激动:“药能进医保真的太好了,我们总算可以多买一点菜了!”

觅健记者问邱先生,靶向药进了医保之后对你的家庭有什么改变?

他直言,“经济负担减轻了,思想负担也跟着变轻,家庭气氛不再那么压抑,家人之间更加紧密了。”

“癌症在多数人眼里就是不治之症,但我们现在不这么认为。靶向药进医保之后经济不那么紧张,心态也放宽了,没想到居然就这样度过了抗癌的这五年。

现在的药价我已经可以负担了,也了解过我这个突变不容易耐药。在不耐药的情况下生存期很长的,这个病也就成了一个慢性病。”邱先生感慨的说。

READING

觅健记者

靶向治疗的出现让肺癌慢病化成为可能,许多肺癌专家都曾公开发言:如今肺癌已经可以像高血压糖尿病那样,通过药物来控制了。

免疫治疗更是进一步提升了晚期肺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。更令人兴奋的是国家医保政策也对抗癌药物十分友好,越来越多的抗癌药物被纳入医保,为了提高创新好药的可及性,抗癌药物不纳入药占比等政策也陆续落地。

还有部分肺癌药物未被纳入医保目录,这部分药物的慈善援助方案也做了积极调整,目的都是能让更多患者用得起药物。此外,近几个月来,各地地方政府也频繁推出地区“惠民保”,允许癌症患者带病参保。

据觅健记者了解,不少保险公司已经上线了针对癌症患者的“复发险”、“药物疗效险”等针对癌症患者的保险产品。这些对抗癌家庭来说又是一道曙光,他们每一笔治疗的费用,就像丢进许愿池的硬币,背负着掷币人的期望,盼着能早日康复。

要知道,我们的抗癌之路并不孤单,相信只要不放弃,就有希望!

声明:仅供疾病教育时参考使用,不用于任何推广目的。如有疑问请咨询医疗卫生专业人士。

文章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封面图片来源:摄图网


曾任美国临床肿瘤学会(ASCO)临床实践指南委员会主席

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,医学博士

Lifespan癌症研究所胸部肿瘤科主任

曾在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任职10年

曾在波士顿的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任职6年

专家说更多

400-107-66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