}

选择
  • 贴子
  • 知识
  • 用户

2020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丨早期肺癌术前给予免疫药物,研究结果出炉

发布于2020-10-12免疫治疗

4047

根据2020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虚拟大会上的报道,2期PRINCEPS试验表明对于患有可手术的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的患者,术前给予PD-L1免疫药物阿替利珠单抗是安全的,而且实现了病理学显著缓解。

在手术前给与阿替利珠单抗治疗,我们称之为新辅助治疗。

在接受阿替利珠单抗新辅助治疗的30名患者中,4名(14%)发生了病理学显著缓解,也就是治疗后的残余肿瘤细胞少于10%。法国Gustave Roussy癌症中心的癌症医学部门主任Benjamin Besse博士表示,另有12名患者(41%)在超过50%的肿瘤细胞中观察到病理学缓解。

“病理学显著缓解是新辅助化疗的生存期替代终点。” Besse博士继续说道,“这是头一项有关免疫治疗与手术之间的时间间隔较短的研究。这种方法很安全,而且不会影响手术。”

试验结果详情

接受试验治疗的所有患者(n = 30)均接受了阿替利珠单抗以及手术,并在术后1个月进行了安全性分析。阿替利珠单抗给药与手术之间的中位时间间隔为24天,无患者手术推迟超过15天。大多数患者(93%)接受了肺叶切除术和R0切除(97%)。三分之一的患者接受了辅助放疗。

7名患者(23%)在手术后1个月内出现并发症;但是,未发生4级或5级并发症。“大多数情况下,患者出现的是房颤或感染。”Besse博士继续说道,“该并发症发生率与该人群中的预期水平一致。”

治疗前PD-L1高表达与肿瘤病理学消退之间存在相关性。在基线时PD-L1表达为50%或更高的患者中,观察到更大程度的肿瘤病理学缓解。

在29名可评估的患者中,2名(7%)观察到了确定的缓解。27名患者(93%)的病情稳定,无患者发生疾病进展。

在手术期间采集肿瘤样本,并通过流式细胞术对其进行分析,发现淋巴细胞上的PD-L1和TIGIT表达之间存在相关性。

试验详情

本项试验纳入了细胞学或组织学证实为I至IIIA期非小细胞肺癌,对PD-L1表达未作要求。在筛选时,所有患者均接受了影像学检查、免疫监测和PD-L1表达评估。给予一剂阿替利珠单抗 1200 mg,并随后在第4周进行手术。在手术的前一周,重复进行影像学检查和免疫监测;在手术切除肿瘤后,重复进行PD-L1表达评估。术后,每6个月进行一次胸部和腹部CT扫描,持续5年。根据护理标准,允许患者接受辅助治疗。

本项试验的主要终点是安全性。次要结局指标包括缓解率、总生存期和无病生存期、病理学完全缓解、病理学发现,以及18F-FDG-PET确定的缓解。探索性终点包括PD-L1表达、免疫反应和肿瘤切除时的分子表达谱。

基线时,患者的中位年龄为64岁,半数患者(50%)为男性。77%的患者的ECOG体能状态评分为1分,大多数(93%)为当前或既往吸烟者,半数(50%)被评估为患有病理分期为I期的疾病。

观察到的较常见突变是TP53,发生在13名患者中;其次是KRAS发生在8名患者中;EGFR发生在3名患者中;BRAF发生在2名患者中;以及PI3KCA、STK11、ESR1和WT,各发生在1名患者中。

基线时的PD-L1表达水平在18名患者中为低于1%,在6名患者中为高于1%,在5名患者中为高于50%。

PD-1/PD-L1药物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治疗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,多个药物或联合疗法已经成为晚期肺癌的标准治疗。

与此同时,不少研究在早期肺癌患者中探索免疫新辅助治疗的疗效,比如免疫药物单药、免疫联合化疗、免疫联合放疗等。

我们期待在不久的将来,免疫疗法也能成为早期肺癌患者的治疗选择,为早期患者带来更多的希望!

400-107-6696